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旅游、摄影日志

江南塞北无穷路,万水千山不了情。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以原创游记、照片和诗文为主。未经本人允许,禁止将本博客中的日记文字、照片等作为广告、出版等商业用途,敬请注意。 有的博友转载我的日志,却不注明是转载的,这样的博友请自重,自觉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70岁状元“老姜”是冤死的吗?  

2011-06-28 12:23:01|  分类: 千年科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姜全无辣味、小李大有甜头”,就是这麽一句话,把70岁才考上状元的“老姜”逼上了绝路。

        在北京励志堂“科举匾额博物馆”中,有一个专栏,专门介绍明清时代科场的重大舞弊案。其中,在清“康熙乙卯科北闱案”被治罪而死于狱中的副主考官姜宸英分外引人注目

     

        下图:“科场重案刑罚”表格中黄线下第二行文字为:处罚:免官受刑,职务:主考官,姓名:姜宸英,受刑人简介:探花,翰林院编修,正七品(康熙乙卯科北闱案中被治罪下狱,后死于狱中)。

(原创)70岁中状元的“布衣”史官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姜宸英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是因为他才华横溢,诗文、书画作品名重当时。二是清初时期,他曾以布衣身份参与修撰明史,被康熙皇帝誉为“江南三布衣”之一。三是:尽管姜宸英才思敏捷,且醉心功名,但多次参加乡试,却屡试不中,直到年届70岁,即在康熙三十六年(公元1697年)才考中状元,名列一甲第三探花)。走到这一步,他奋斗了56年。以七十岁古稀之年、金榜题名且高中探花者,在明、清两朝科举考试中,唯此一人!

 

        下图:科举匾额博物馆中,对姜宸英的介绍“金榜题名---古稀探花姜宸英”

(原创)70岁中状元的“布衣”史官-姜宸英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姜宸英下狱经过

       清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康熙乙卯科开考。与姜宸英同榜进士、名列一甲第一名的李蟠,被朝廷任命为顺天府乡试主考官,姜宸英被任命为顺天府乡试副考官。考前,京城中许多大官前来行贿、说情。与姜宸英、李蟠同年的榜眼严虞惇康熙“丁丑(1697年)榜一甲第二人,为严君虞惇。)更是公开为他儿子讲情。开考后,考场上还出现为人捉刀代笔的“枪手”。考试后还未揭榜,到处已传出名次谁先谁后的传言。待到顺天乡试放榜时,榜上所列及第人名和次序与传闻几乎一样,达官子弟比比皆是。于是应举士子哗然愤怒,舆论沸沸扬扬。街上出现了大字“文揭”。其中有:“……不意顺天大主考李蟠、姜宸英等,灭绝天理,全昧人心。上不思特简之恩,下不念孤寒之苦……中堂四五家,尽列前茅;部院数十人,悉居高位……取人如此,公论何谓!”街头巷尾流传嘲弄考官的言语,如:老姜全无辣味,小李大有甜头。”等等当年十一月丁酉(初三日),江南道御史鹿祐以该榜闱试不公众人议论纷纷为由,弹劾李蟠、姜宸英等二位主考,康熙为稳定举子,并严肃科场纪律,命令在内廷重新进行考试、同时罢黜考官数人。将主考官李蟠、副考官姜宸英一并逮捕入狱、革职查办。 

 事出有因

姜宸英是个书生气十足又性格直爽的人,更不懂官场名利角逐。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姜宸英任康熙乙卯科副主考官时,同乡有个叫姚观的学子来拜访他,又呈上几篇诗文向他请教。姜宸英看了十分欣赏,认为姚观是位难得的人才,于是便到处信口赞扬,不顾身份的议论。在乡试阅卷时,姜宸英觉得其中一份试卷写很好,像是姚观的笔法,便对在旁的人说:“这一定是姚相公的试卷!”揭榜后,姚观果然高中魁首。于是,姜宸英的当时评价姚观的这句话便传开了。御史鹿佑根据街头巷尾的传说,向朝廷参了一本,弹劾姜宸英徇私舞弊。清朝对科场舞弊的处置一向极严。于是,姜宸英和另一位主考官司李蟠一起被投入诏狱。当时京城纷纷传说,主考官将要明正典刑。消息传入监狱姜宸英耳中,他忧心忡忡,夜不安寝。不久,李蟠被叛处发配边陲充军,姜宸英自知罪名比李蟠重,便在狱中饮药自尽了。

康熙皇帝虽然将姜宸英和李蟠入狱,但仍不肯轻信像姜宸英这样性情如此刚烈清高之人,会是科举案中的要犯 。姜宸英毕竟名震朝野,康熙也是十分喜爱姜宸英的书法,并了解其为人。于是,康熙皇帝亲自调查,特地在乾清门召见解元姚观进行面试。在面试中,姚观才思敏捷,对答如流,使康熙终于明白了事实真相,认为姚观的才学确实出类拔萃,因而钦定姚观为顺天乙卯乡试举人。由此,康熙相信姜宸英并非徇私枉法,而是凭才取士,并下旨释放姜宸英召回已被发往外地充军的李蟠

姜宸英入狱时已经是七十二岁高龄,没等到圣旨下到监狱,就病死在狱中了(另一说为服药自尽)。当康熙得知姜宸英已于狱中自尽后,痛惜咨嗟不已。

当时,朝野中也确有人认为姜宸英是受连累,蒙受不白之冤而死的;而李蟠是主谋,应当处斩,却仅被流放关外戍边严虞惇则仅被降级姜宸英则以老病死在狱中。时人王士祯叹曰:“吾在西曹,便湛园以非罪死,愧何如矣。”书中也有西溟(姜宸英字:西溟)之冤的记载,称:“满朝臣僚,皆知先生之无罪。而王新城亦有我为刑官,今西溟以非罪死,何以谢天下之语。知同时公论,早以西溟之连染为冤。嗣闻先师徐柳泉先生云:‘小说红楼梦一书,即记故相明珠家事。金钗十二皆纳兰侍御所奉为上客者也。宝钗影高澹人,妙玉即影西溟先生。妙为少女,姜亦妇人之美称,如玉如英。义可通假。妙玉以看经入园,犹先生以借观藏书,就馆相府。以妙玉之孤洁,而横罹盗窟,并被以丧身失节之名。以先生之贞谦而瘐死圜扉,并加以嗜利受赇之谤。作者盖深痛之也。’”

        姜宸英死前曾自拟“挽联”

 这回算吃亏受罪,只因入了孔氏牢门,坐冷板凳,作老猢狲,只说是限期弗满,竟挨到头童齿豁,两袖俱空,书呆子何足算也;

 此去却喜地欢天,必须假得孟婆村道,赏剑树花,观刀山瀑,方可称眼界别开,和这些酒鬼诗魔,一堂常聚,南面王以加之耳。

“康熙三十八年己卯顺天乡试案”,后来成为孔尚任创作《通天榜》传奇的基本内容,也成为孔尚任被“斥逐”罢官的主要原因(另一说为因《桃花扇》传奇被罢官)。

 

下图:顺治-乾隆年间科场舞弊案列表,表中第二栏,即“ 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康熙乙卯科北闱(顺天乡试)案”概况。 

(原创)70岁中状元的“布衣”史官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关于“姜宸英”其人

姜宸英(公元1628年-公元1699年)明末清初书法家、史学家。字西溟,号湛园,又号苇间,浙江慈溪人。姜宸英从小受到其祖辈及父辈的影响,以才思敏捷、博闻强记而著名。姜宸英生于明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于14岁时(崇祯14年)考中秀才。清入关后,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在北京登基,称为顺治皇帝。到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6月,顺治下令在10月举行“江南乡试”。姜宸英从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开始考举人,但屡试不中,直到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才考中举人。此后,醉心功名的姜宸英多次参加“会试”, 仍是屡试屡败,直到康熙三十六年(公元1697年)参试,才考中状元,位列第一甲第三名(即探花)。    

在此之前的康熙17年(公元1678年),在平定“三藩之乱”后,清廷为稳定人心,网罗人才,特开博学鸿词科,以选用人才。这是有别于乡试和会试的特殊科制(或称恩科),规定凡学行兼优,文词卓越者,由京官三品以上,各省督抚布按官员推荐,无论是否中过举,都可以参加。姜宸英的至交叶方霭更是竭尽全力,荐举姜宸英参加博学鸿词科。然而,这场恩科并未改变姜宸英的命运,最后还是名落孙山。他的两个朋友朱彝尊、严绳孙却双双得中(朱彝尊、严绳孙是与姜宸英同修《明史》的朋友)。

参加博学鸿词科科考之前,姜宸英已在翰林院担任纂修《明史》的任务,落第之后,在翰林学士、《明史》的总裁官叶方霭的极力推举下,姜宸英才被列为修编《明史》的正式人员,领取相当于七品官员的俸禄。在任明史馆任纂修官期间,姜宸英负责分撰明代《刑法志》。老姜深谙经史之学,为文有根柢,善于通过史论阐发一些颇有意义的见解。他在记述明朝三百年间诏狱、廷杖、立枷、东、西厂卫之害时,历数明代刑法的种种弊端,对其有很深刻的批评。康熙年间的礼部主事,后官至刑部尚书的王士禛评价姜宸英编纂的《刑法志》时曾说道:“……(明代)东、西厂卫缇骑之害,其文痛切淋漓,不减司马子长。”将姜宸英与因编著《史记》而被后人尊称为“史圣”的司马迁相比,可见对姜宸英的评价之高。当时主持《明史》修编的内阁大学士、刑部尚书徐乾学把《明史稿》进呈康熙御览后,康熙皇帝大加赞赏,说姜宸英与另两位修《明史》的人员朱彝尊、严绳孙是“江南三布衣”。开创了有清以来 “布衣修史” 的先河。后来的《清史》中以“辞甚恺至,宏博雅健,但叙事稍差。”来评价姜宸英修撰的明代《刑法志》。  

姜宸英醉心功名

姜宸英几十年如一日,热衷于科举考试,对于他的这种执迷,好友朱彝尊在《书姜编修手书帖子后》中有生动的描述:

“吾友慈溪姜西溟,以古文辞驰誉江表,书法亦通神,老而不遇。予尝劝其罢试乡闱,西溟怒不答也。平生不食豕,兼恶人食豕。一日,予戏语之曰:‘假有人注乡贡进士榜,蒸豕一拌,曰:食之,则以淡墨书子名。子其食之乎?’西溟笑曰:‘非马肝也。’”

姜宸英历尽艰辛、孜孜以求的功名,终于在他奋斗56年后的康熙三十六年,得以实现,但那时他已经是70岁的高龄了,正是因为有他这样屡挫屡战、不屈不挠的精神,才成就了他在明清两代中以古稀之年、博取金榜题名的唯一一人。

        姜宸英与李蟠

 清康熙三十六年(公元1697)丁丑科开科取士,姜宸英也参加了这次会试。此科殿试读卷时,康熙帝讯问试策进呈十卷中,有浙江姜宸英没有。当时,内阁学士韩?回答:“姜宸英在史馆很久了,认识他的字迹,第八卷应当是。”康熙帝说:“老名士了,积学能文,至老犹笃,可拔置第一甲第三名,以此规劝天下读书人。”姜宸英因此荣登第一甲第三名(探花),授翰林院编修。(该榜第一甲第一名(状元)即李蟠,第二名(榜眼)为严虞惇。)此时,姜宸英年已70岁,皇帝很赏识姜宸英精到的书法功底,凭着对他字体的偏爱,经康熙帝特拔成为探花,但姜宸英对名次排在一甲第一名李蟠之后,十分不服。为此他特作诗一首:“望重彭城郡,名高进士科。仪容好绛勃,刀笔似萧何。木下还生子,虫边更出番。一般难学处,三十六饽饽。”从此,李蟠的“饽饽状元”雅号便传遍了士林。

康熙三十八年己卯(公元1699年)八月辛未(初六),康熙任命时任翰林院修撰的李蟠为顺天府“康熙乙卯科”乡试主考官,翰林院编修姜宸英副考官。后因江南道御史鹿祐弹劾,李蟠被发往沈阳充军三年,后遇赦回乡。姜宸英则未等到平反即死于狱中。

       姜宸英与纳兰性德

姜宸英与纳兰性德堪称忘年之交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是纳兰明珠的长子,隶满州正黄旗。清康熙十二年(1673)中进士,后来终生担任康熙的金阶侍卫。他是清初最著名的满族词人,国学大师,梁启超称他是“清初学人第一”。

“渌水亭”是纳兰广泛结交汉族文人、经常举行文酒诗会的地方。亭始建于清初, 是纳兰性德自行设计的。座落在当时位居宰辅的纳兰明珠的府邸中。在这里,满汉文人共同建构了一个“文艺沙龙”,盛极一时,声名远扬。

当时参加渌水亭文酒诗会的汉族文人甚众,而渌水亭的座上客主要有徐乾学、朱彝尊、梁佩兰、顾贞观、严绳孙、姜宸英、陈维崧、翁叔元、秦松龄等等。这些人大多是明末清初江南地主阶级知识分子中的佼佼者,“皆一时之俊异”,博学能文,具有重大的社会影响,其中不少人的父祖是明朝的高官鼎臣。但是随着改朝易代,他们大多家道中落、仕途蹭蹬。

在与纳兰性德交情契厚的人中,姜宸英是狷介狂放的一个。姜宸英性情孤傲,又累举不第,居京师时‘举头触讳,动足遭跌’,很不得意。容若欣然延纳,于清康熙十二年 (1673 年) 与之订交,二人年龄相差很大 (是年纳兰性德十九岁,姜宸英已四十六岁),然而意气相投,过从甚密。姜宸英于清康熙十七年 (1678年) 到京参加“博学鸿词”考试,但未能中选。纳兰性德对他深表同情,并不以之狂怪为戒,且交游甚厚。清康熙十七、十八年 (1678年,1679年) 留居姜宸英于府邸,二人诗词往还,多唱和之作。

纳兰性德自幼学习射骑,文武兼备,自16岁中进士以后,就被授予三等侍卫,不久又升迁一等。就是这么个仕途通达,灵性十足的贵胄子弟,却偏偏与康熙所推行的文化政策格格不入,这使得他的许多宏伟抱负难以实现,于是就有了 “向樽前,拭尽英雄泪”, “遇酒须倾,莫问千秋万岁名”,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等弃世嫉俗的作品。这种郁郁不得志的心态与当时姜宸英的处境十分相似,这也许就是两人成为莫逆之交的环境因素。

康熙24年(公元1685),纳兰性德在与姜宸英,朱彝尊、顾贞观等人聚会豪饮后,又作了 《夜合花》一词,词完便猝然而逝,年仅31岁挚友的突然病故,使姜宸英悲痛欲绝。一连几天,他茶饭不思,泪涕滂沱。为表示哀悼,他专门写了一篇祭文,以寄托哀思。 “我常对客欠伸,兄不余傲,知我任其真;我时谩骂无问高爵,兄不余狂知我疾恶;激论事,眼瞪舌,兄为抵掌助之叫号。”这是姜宸英与纳兰性德交往的真实写照。也可见两人友谊非同一般。

为纪念这位年青的故友,姜宸英与几位文友把纳兰性德的词作加以搜集整理,编印成册,取名为 《纳兰》,后来并入 《通志堂集》。 我们今天能够读到《纳兰词》,还真得感谢这位老状元!

        姜宸英书法与著述

清初顺治、康熙年间姜宸英与汪士鈜、陈奕禧、何焯并称为“清初四大家”。

清代书法家钱泳在其所著《履园丛话》中谈到姜宸英时说:“西溟(姜宸英字西溟)书拘谨少变化。但由于其学养及勤奋,晚年终有大成,尤其是小楷……”。(关于钱泳其人,详见本博客专文,《钱泳【记事珠】和钓鱼岛》待发

同为清代书法家的梁同书在《频罗庵题跋》中说:“本朝书以苇间先生(姜宸英字西溟,号湛园,又号苇间)书为第一,先生书又以小楷为第一,妙在自己性情和古神理,初视之若不经意,而愈看愈不厌,以其胸中书卷浸淫酝酿所致。”梁同书与刘墉、王文治、翁方纲并称乾隆朝“四大家”。并且声名远播到琉球、朝鲜和日本。

姜宸英传世的书法作品:

主要是楷、行、草,其楷书以小楷为主。如其《圣驾巡行颂》书于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共69字,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评其谓其小楷“纯粹精工”、“温润蕴藉”。其行书有《节临王羲之兰亭序轴》,共五行47字,今藏上海博物馆,刊于日本《中国明清书法名品图册》,虽是临帖作品,评者谓其“不是一般的为临而临”,“能以委婉含蓄的笔触揭示王羲之的性灵所在。”其行书《听野鹤道士琴五言古诗》,共七行41字,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其《春游诗轴》书于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共三行40字,亦刊于《中国书道全集》。评者谓其行书主要是“渊源于董其昌,或莹秀悦目、清光淡韵,或疏散流媚、简淡超逸。”后人评其刊于《历代楹联名亦》的行书七言联是“既有董其昌书风之飘逸,又有晋书之劲挺秀韵。”其行草《临赵孟頫尺牍》共七行127字,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他在此作品中表现了临摹中时出新意,其得赵书三昧。《秋中杂感诗轴》,共六行171字,今藏上海博物馆,刊于《中国明清书法名册》。评者论此帖“娟秀潇洒,疏散流媚。”其《草书诗轴》,其三行29字,今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评者谓此书线条“圆浑柔腴,有丰富的节奏变化。” 

姜宸英的主要著作有

《湛园未定稿》;《湛园题跋》;《苇间诗集》;《西溟文钞》,《姜先生全集》33卷(后人编撰)。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8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