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旅游、摄影日志

江南塞北无穷路,万水千山不了情。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以原创游记、照片和诗文为主。未经本人允许,禁止将本博客中的日记文字、照片等作为广告、出版等商业用途,敬请注意。 有的博友转载我的日志,却不注明是转载的,这样的博友请自重,自觉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2011-09-22 13:41:13|  分类: 北京游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运河,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水利工程。它的北段俗称“北运河”,起点为天津终点就在北京通州区的家湾

        张家湾古城,建于元代,因水而得名,曾是大运河北起点上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和物流集散中心,有“大运河第一码头”之称。在张家湾古城墙边,有一座“通运桥”横跨萧太后河上,在明清两代时,桥北城楼肆市,桥南人家烟火,曾经一派繁华景象。

       时过境迁,如今的张家湾,还会有昔日的繁华吗?

      请跟我走进张家湾去看一看,这座古城现在是何模样。时间定格在公元2011年6月29日下午17时16分-18时41分。

            下图:太玉园小区,位于张家湾古镇西北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从太玉园南行约600米,就是著名的“萧太后河”。

        萧太后河全长约9公里,为北运河水系凉水河流域的一条支流,当年主要用来运粮、灌溉农田。明清笔记记载,“河面船只穿行,河岸行人如织,如同江南水乡。”河道起点位于朝阳区西大望路与弘燕路交汇处东南,向东越过东四环和东五环,最终汇入通惠干渠。

      “萧太后”是指辽朝(大契丹帝国)的辽圣宗之母萧氏,萧氏名绰,小字燕燕(史称萧太后)。萧燕燕是辽圣宗之父辽景宗耶律贤的皇后,圣宗即位后,萧后被尊为“皇太后”。此河之所以以“萧太后”来命名,据说是因为当年她率军征战北宋的时候,扎营在今天的北京,营地附近曾经一度缺水,差役寻水许久,终于找到了一条河流。萧太后喝后夸赞水很甘冽,便问起水名。差役报这是条无名的河流,她就降旨以她的名号来命名。这当然只是个传说,正史中没有记载。
  实际,萧太后河的得名,是因当时辽萧太后主持开挖此河而得名,开挖此河道始于辽统和六年(公元988年),是北京成为国都以来最早的漕运河,最初是为运送军粮所用,后成为皇家漕运的重要航道。它比元代漕运的坝河早280多年,比元明清漕运的通惠河早300多年,而今依然是北京东部的主要河流之一。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萧太后河的北岸即太玉园小区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河南边绿地中的景观石上大书:萧太后河        冯其庸 题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在此地东望,远处(约450米)的三孔石桥,即横跨于萧太后河上的“通运桥”,又称“萧太后桥”,桥北就是张家湾古城。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这是在通运桥南端向西方拍摄的是萧太后河上游,河右岸那棵大树下,即张家湾镇古城墙遗址残存的南段。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这是通运桥南端的栏杆和镇水兽。图后面完整的城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重修的。

        通运桥南北走向,全长十三丈,宽三丈,乃三券平面石桥。两侧护以石栏,一色青砂岩,各有十八根海棠望柱,柱头雕狮,神态各异;狮下雕为须弥座,束腰饰以连珠纹,上下浮雕仰覆莲瓣,整齐划一;两柱间嵌以栏板,每块内外两面各浮雕二只宝瓶,大小一般,纹饰有别,煞为别致。桥身均由花岗条石砌成,桥面车痕累累;中券阔二丈七尺,侧券阔二丈一尺,分水石距缴背石高近一丈,运船穿洞不必免帆。正券当中圆肩之下两壁,各嵌一块碑记。边券外与雁翅接连,雁翅正中之上置滚石,雕为饕餮状,即所谓水兽,挺颈侧首垂视流水,十分生动,可惜只余一只,据传说,此只乃城北不远土桥村石桥雁翅上之物,因夜间出来到田间毁坏禾苗,被桥南三官庙内关羽看见,便持刀前去轰赶,挥刀砍伤一只,此只不敢回到原处,则乘夜暗暗逃到通运桥下。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通运桥全景,桥北即为张家湾古城南门,城门后面的张家湾城内,所有的地面建筑已被拆除,已是一片瓦砾。

       通运桥位于张家湾古城南门外,呈南北走向,桥全长43.5米,宽10米,为3孔石券洞结构。中券宽9米,券洞两侧上方雕有镇水兽,券洞壁上镶嵌碑记1方;两旁券洞宽7米。桥两侧设石栏,每边各有望柱18根,柱头雕有石狮;望柱间镶置栏板19块,浮雕宝瓶。这种两面浮雕宝瓶的风格,为全国古桥所未见,是此桥独具的风格。以长方块花岗岩横砌金刚墙,现仅存石桥与张家湾古城墙残垣一段,残垣于1989年修复,本照片桥后面城墙即是。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通运桥辽时为木桥,在河南北跨水搭建木板桥,故旧称板桥。人来车往,风吹雨淋,木桥不堪重负,时断交通。明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内监张华奏请改建石桥,并建福德庙等。因万历皇帝生母李太后是通州人,捐大半修庙之资。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动工,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建成,赐名“通运”。清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重修。
        通运桥北端原立有2通石碑,桥西石碑为“敕建通运桥碑记”,桥东石碑为“敕建通州桥福德庙碑记”,记述捐资改建石桥与建庙镇桥之事。现存一碑,立于桥北西侧。

下图、通运桥中券及镇水兽 

在中间的桥洞那个水线下有两块方的石头,上面刻的文字是:“大明万历三十三年建。清源陈进儒监造”两行十六个大字。大明万历33年就是公元1605年。证明此时这座桥就建好了。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桥南端东侧的镇水兽原件,其后面的浅灰色望柱为新修时重装的。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这三块石雕桥栏板,应是原物,风化的很厉害了。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通运桥从建成之时,到今天已经有406年了,桥面上深深的车辙沟,印证了该桥历经岁月沧桑的历史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原桥栏望柱上的狮子,经400多年风雨,已经面目皆非了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修缮时,按原物大小补修的石狮。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通运桥桥身栏板两面均为浮雕宝瓶,虽都是荷叶,简单几笔,但绝不重复。桥身上共有18对石狮。用建筑学家梁思成关门弟子、著名古建专家王世仁的话:“两面浮雕宝瓶的风格,全国古桥独具。”图中的这块栏板已经断裂,修复时增加了铁锔固定。(说明石桥栏板常见的做法为透雕宝瓶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桥面上两块石材,用元宝形铸铁连接,是我国古代造拱桥常用的做法。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从城门向城外(城南)看,桥面上车辙最深处约十多厘米,显示出此桥当年车水马龙的盛况。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1989年新修复的张家湾城墙和南门,拱门上的门额为楷书“南门”二字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修复的南城墙一段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在桥下游拍摄的通运桥全景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通运桥北端和张家湾古城南门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一架直升飞机在张家湾古城地区上进行航拍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通运桥北端的栏板,上面已呈波浪形,据当地老人讲,是经过此桥的农民经常在栏板上磨镰刀造成的。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从桥北端拍摄的通运桥全景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位于桥北端的“石狮瞰壘”碑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通运桥碑”碑阳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通运桥碑”碑阴,
       石碑内纵刻篆书二行:“通运桥碑文”,碑首题“敕建通运桥碑记”,碑身阳刻楷书铭文;碑文多漫漶不识,故无法照录。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   碑首,5个篆字“通运桥碑文”尚可识别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从南门内看通运桥桥面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花枝巷” 碑,一个令人凭吊的地名
         通州张家湾古镇的“花枝巷”,据说与红楼梦中描写的人物、场景有着千丝万缕般的联系,这是因为当年的“曹家当铺”就开在这条巷子里。如今,人去巷无,只有这块石碑孤零零地矗立在夕阳下。眼前这个情形,不禁让人感叹:曾日月之几何,江山不可复识矣!

花枝巷”是张家湾南门内西侧的第一条胡同,就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所说的“小花枝巷”,也就是贾珍将尤二姐安顿在“小花枝巷”内一所房子的“花枝巷”。这个“小花枝巷”其实是“花枝巷”中部向北分支的一条小胡同,这条胡同与原来的南城墙平行,东西走向约300米。曹雪芹家的当铺就在花枝巷内的南侧,门脸面北,据说1949年解放前,这座老房还没改变,门口砖额上还题着‘’字。小花枝巷南端西侧,以前曾有一座院落,约有二十余间房。祖辈传说,这院子最早是曹家当铺的住房,曹家败落后卖给了黄家,黄家再卖给张家,原来院门朝南向花枝巷,解放时平分拆建,后来变成院门向东开。原院中东厢房北屋内有一眼砖井,口小底大,约有10米深。此井非为饮用,而为夏季凉镇食品、蔬果等物,以防腐烂,有现代冰箱作用。前几年张家湾镇政府派工重淘这井拆掉此间房子,拆下的檩条上有旧钉眼很多,内含不少古代锻铁枣核钉子多有锈烂,据有人考证,这种房檩反复使用几次,约有300年左右。另外,还在井口砖缝间发现一枚“康熙通宝”铜币,据说是当初砌井的瓦匠故意放的,估计井壁每层的砖缝中都会有一两枚当时流通的铜钱,以求吉利安全。同时,在井底清出一骨折扇嵌金檀木边骨,据有关专家初步鉴定,这一骨扇骨是乾隆以前物。这所院子的后面原是一片空地,曾是曹家的花园菜圃,解放后还是一块菜地,后来建了许多民居,而现在这些民居都已荡然无存了。 
        下图在花枝巷口,现仅存这棵大树和“花枝巷”石碑作伴了。(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通州博物馆内展出的“曹雪芹家当铺遗迹”照片,拍摄时间不详。
(原创)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从“花枝巷”碑向北看,张家湾镇所有地上建筑均已拆除。只有几棵电线杆子未拆。
       从眼前这条路再往前走,左右都是土坑及堆积的渣土。 据说张家湾城内地下五十米深处,还有木桩。古城内地下据说还有“九缸十八窖金银”宝藏。说的是一座庙的老方丈为后人留下了十八窖银子以备庙宇败落后重建。现在这十八窖银子还没有找到,,但是来城里挖坑寻宝的人却络绎不绝,因此到处都可见深深浅浅的土坑。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回望南门,航拍的直升飞机正好飞过古镇上空。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深约6-7米的大坑比比皆是,是不是挖宝人挖的尚不可知。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城东侧,有挖土机和自卸汽车在作业。目前还没有看到发现出土文物的报道。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远处的楼房,是位于张家湾古城北侧的新建住宅小区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远处的楼房是位于张家湾西北侧的“太玉园”小区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这是在张家湾城中部向西拍摄的,远处白色面包车处,即张家湾城西的“张采路(S202)”。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张家湾古城墙仅存的南城墙一段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太玉园小区东侧围墙上的“漕运古镇张家湾”图。可以看到当年张家湾古城的风貌。“漕运古镇张家湾”七字为“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冯其庸所题。此为图的右半部。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下图、“漕运古镇张家湾” 图的左半部
(原创)即将消失的大运河古镇-张家湾 - 栏杆拍遍@ - “漂泊生涯”的博客
 
        古城消失了,再按原图复建,也不是古迹了。在当今,打着保护古迹、复建古迹旗号的人,却是首先毁掉了古迹的人。若干年后,当你再来张家湾时,你会看到什么呢?或许是一座现代化的“古城”,或许是个不伦不类的新城。曹雪芹若再重生人间、故地重游时,“当惊世界殊”是无疑的。
       有人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嗟乎!
 
       交通: 从地铁“八通线”终点“土桥站”出来,乘坐通州“通14”,“通25”等公交车,均可到达张家湾镇。若从大北窑(国贸桥)出发,可乘坐938支6(现改为806路)公交车,直达张家湾镇北的“太玉园”。从太玉园步行到张家湾镇只有900米左右。
 
 
       附件张家湾古城
 

古镇张家湾,北距通州8公里,自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以来,一直为路县(潞县、通州)的辖地。古代,潞河、富河(今温榆河)、浑河、萧太后河交汇于此,水势环曲流经这里。自秦汉以来,张家湾地区水运和经济贸易活跃,元代后成为运河的重要码头,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张家湾的得名与繁荣

  张家湾的得名,始于元代。元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元大都蝗灾乏粮,大将张碹自东南“造平底船六十只,运米四万六千石,从海道至京师”,溯潞河北上,因停船于此,故名“张家湾”。元至元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京杭大运河全线开通。至元三十年(公元1293年),郭守敬主持开挖的通惠河于张家湾入潞河,河运、海运成为维持元代统治的命脉。这就使张家湾成为重要的码头和物资集散地,“张家湾”之名从此也就频繁见诸史书。

  明永乐三年(公元1403年),明成祖朱棣改北平为“行在”。并于永乐六年(公元1406年)开始大规模营建北京城。当时修建北京城、紫禁城、十三陵等所用的建筑材料几乎都是从南方各省水运而来,在张家湾起卸转输。各种物资和粮食运输也骤然繁忙。此时的张家湾成为运河水运的终点,水运至张家湾的大批物资和粮食在张家湾暂存后再转运至北京。且来往于京城的各国贡使、南北客商、各色人等,也大多在这里水、陆换乘。可谓车水马龙,人流不息,百货珍奇集于一地。张家湾的商业活动和客栈餐饮等服务行业也日渐繁荣。成为南北经济、文化交融的小镇。

  清代初期至中期,张家湾繁华依旧。沿运河往来的达官显贵、商贾行旅皆经过张家湾码头,此时张家湾的商业活动也更加红火。清乾隆年间,敦诚(曹雪芹的好友)乘舟途经张家湾时,曾这样描述过:“耳听船夫吴歌软语,眼观岸边货物堆积如山。”如此可见张家湾当时的繁盛。

  到了清嘉庆十三年(公元1808年),因洪水分流,张家湾河道淤浅数十里,清廷又无力治理,从此漕船不再经过张家湾,张家湾才逐渐衰落。

  张家湾城

  张家湾原有城池一座,建于明代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据光绪《通州志》记载:“(城)周九百五丈有余,厚一丈一尺,高视厚加一丈,内外皆砌以砖。东南滨潞河,阻水为险,西北环以壕。为门四,名冠以楼,又为便门一、水关三,而城制悉备。中建屋若干楹,遇警则以贮运舟之粟,且以为避兵之所舍。设守备一员。督军五百守之。”

  为什么要修建此城呢?这是因为,在明朝初期,倭寇与残元势力成为朝廷的心腹之患。朝廷担心倭寇会沿运河北上侵扰张家湾。而残元势力更是形成严重的威胁,多次袭扰、逼近京师。张家湾地处平原,水陆交通便捷,而“戍者无所依据,昼夜披甲而立,势实不可久矣。”明廷为保卫漕运命脉,批准了顺天府尹刘畿关于“建城便于保卫,利于固守”的呈请,遂命建张家湾城。该城起工于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二月,历时三个月抢筑而成。

  不幸的是,这座建于442年前、曾经抵御倭寇入侵的坚固小城,却没有能逃脱日寇的践踏。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为修建碉堡,把城垣拆毁,使这座具有重要军事地位的张家湾古城毁于一旦,只剩下残垣断壁。

  人们现在看到的张家湾城,只是原南门东侧的100米的完好城墙,而且是通州区政府1998年照原样修复的。尽管它仅有百余米长,但“观一斑而知全豹”。陡峭的城墙,高高的垛口,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和悠悠往事。

  张家湾的通运桥

  通运桥位于城址原南门外,横跨在辽统和晚期由萧太后主持开凿的运粮河上,当地人都称其为萧太后桥。

  明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为保卫朝廷命脉运河和拱卫京师而抢筑了张家湾城,并以萧太后运粮河作为南护城河,遂在南城楼外架木桥一座。桥东百余米即是大运河,河口以南便是大运河北端的大型货运码头,南北各省交流的各种货物都要经过此桥,以致木桥不堪重负,屡毁屡修。为保证码头上的货物运输,中贵内官监太监张华奏请将木桥改建为石桥,得到万历皇帝的敕准。改建工程于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正月正式动工,历时近三年竣工。石桥被万历皇帝赐名为“通运”。

  现在看到的通运桥是2002年由市文物局修缮的,桥面保持了车痕累累的原貌,道道沟痕记录着几百年的峥嵘岁月,是运河北端码头商业繁旺的真实写照。

  现桥北端西侧,立有螭首方座碑一通,汉白玉所雕。首高1.34米、宽1.62米、厚0.42米;座高1.2米、宽1.18米、厚0.44米。两面高浮雕二龙戏珠纹,云纹缭绕。方额内纵刻篆书两行“通运桥碑文”,碑身阳刻楷书铭文。首题为“敕建通运桥碑记”,记述木桥改建石桥之事。铭文现已多处模糊不清,难以辨认。

  站在桥头,抚摸石狮,可以想见当年之繁华;桥北城楼垂映在萧太后运粮河中,桥南十里街市肆栉比,桥上四方之人川流不息,船舫桥下穿航,人声鼎沸,景致非凡。而如今的通运桥已远去了往日的喧嚣,暗淡了昔日的繁华,犹如一头劳累的老牛,安卧在残城墙下。              注:(本文作者:高卫红,引用时对原文中的错谬略有删改)

 

 张家湾建城始末

明朝中期,塞外蒙古各部日渐强盛,并多次闯进长城内抢掠。尤其经“土木之战”后,明王朝再无力主动出击,转入守势。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10万土默特部蒙古骑兵突破古北口长城,冲到密云、顺义大抢特抢,然后兵锋一转,向通州、张家湾扑来,意欲抢夺这儿的存粮。此时两处粮仓守兵不过千员,听说蒙古大军将至,众兵丁官员们寻思反正也无险可守,纷纷准备弃粮逃命,只有一个叫王豫的官员还算沉得住气,赶紧骑马跑到北运河边,急令将河中船只一概收到西岸,不给蒙古军以渡河之便。一通七手八脚紧忙活,刚弄完,土默特骑兵就杀到河东岸了。就这样,好歹总算保住粮仓无恙。事后王豫越琢磨越后怕,怕万一再有闪失担不起责任,就赶紧给嘉靖皇帝上书,申请在张家湾建造城池设置敌台,一可加强粮库安全保卫,二可屯兵保护这条后勤生命线,三可加强对往来客货的管理。与此同时,另有一个名叫刘畿的官员,也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第二年春节一过,上书嘉靖皇帝,要求在张家湾建造城池。他的官职是顺天府尹,相当现在的北京市市长,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嘉靖皇帝接到两份奏折,看罢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当时正大兴土木建造宫殿和北京外城,又增补巨额军费以抵抗蒙古人,长城各损坏处也在拨款修补……,国库开支已到极限,哪还有闲钱营建张家湾城呀?可真不建吧,张家湾其地又实非同一般,一年前土默特大军隔河虎视张家湾的情景,嘉靖皇帝想起来就肝儿颤,毕竟国库存粮的多一半在那儿,万一有失,后果不堪设想。嘉靖皇帝皱眉叹气,被在一旁侍候的内官太监桂琦看在眼里,问清原由,出主意说:皇上莫愁,此事容易解决。据我所知各处官仓中还剩一些砖瓦木料,凑在一起的话,建一小小的张家湾城足矣。人力也不成问题,通州城内许多驻守兵丁,皇上传旨派他们出工就是。嘉靖闻听大喜,即刻指派顺天府丞郭汝霖为主持人,兵部尚书杨博、著名工程师工部尚书雷礼负责规划设计,立即开工。顺天府丞这个官职大约相当于现北京市副市长,也算相当高级的官员。为建一小小张家湾城,竟配备如此强大的领导阵容,可见明王朝对张家湾的重视程度。这还不算,嘉靖皇帝又一咬牙,下令从自己伙食费中扣出三万两银子以资助建城。皇帝自掏腰包建城,自古以来,大概独此一份。朝中群臣见了,也跟着纷纷捐款。
       3个月后,张家湾城顺利完工,时间是嘉靖三十一年五月(公元1552年)。落成后的张家湾周长约3公里,四面辟有城门,门洞上均建有飞檐画栋的楼阁,城墙高约6米,厚约3米多,全部用大城砖包砌,东南城墙因紧靠河流,又建有水关三座,关闭闸门时可封锁河道。城中建巨型粮仓多处,军营若干,各类政府机构一应俱全,官府门前立石碑一通,上刻礼部尚书徐阶撰写的张家湾城记碑文。去往通州、北京城的大道,跨过萧太后运粮河后由南城门入,北城门出,穿城而过,这种布局显然是为了便于控制管理往来车辆行人。城内驻扎守军500人,成为集军、民两用于一体的关口要塞。张家湾城的迅速完工,去了嘉靖皇帝一大心病,满意之余,特降旨赏王豫银20两,丝绸一匹,赏杨博、雷礼银各15两。 (本文作者:叶永  志刚。引用时对原文中的错谬略有删改)

        关于“曹家当铺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这副千古绝对,其发源地就在昔日通州之张家湾古城。在张家湾鼎盛之时,古城内有会商30多家,当铺3座。在这三家当铺中,便有一处是曹雪芹家所开设的。

曹雪芹的父亲曹頫,在清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的奏折上提到,“奴才到任以来,亦曾细为查检所有遗存产业: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曹家在京遗址,都难以寻找,有些也是争论未休。但在张家湾真的找到了这座当铺的遗址。在通运桥南一条东西向街道的路北,当年确曾有一座当铺,而且是张家湾唯一的一座当铺。现在这座当铺的临街铺面已拆建为张家湾派出所和人民银行张家湾营业所。正房七间,也在1967年拆除,改建为张家湾镇第六生产队队址及饲养室,西厢房原在派出所院内,亦已拆除,唯东厢房三间仅存,古旧破败,早已废弃不用,看来年代是很久远的了。这座当铺当即是曹奏折中所提到的那一所本银七千两的当铺。至于在曹家以后又转属谁人,则难以考究了。而从张家湾的地理形势来看,曹雪芹的祖上何以在此地开一座当铺,是可以想象其用意的。

这座当铺是曹雪芹祖上的“遗存产业”,至少我们可以推到曹寅时候。曹雪芹的舅祖父李煦于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上奏折说:“二月十八日曹寅奉佛自张家湾开船,于三月二十八日到扬州,一路平安无事。”曹、李两家在江南,京师往来之中,我们现在虽仅有这一条奏折可知曹寅曾路经张家湾,并由张家湾开船南下,但从中我们也可以分析出一些情况。奏折中特别提到张家湾,因为它是京师东南的重要码头,自张家湾开船南下,方算离开了京城。曹寅不论走陆路到张家湾乘船,还是沿通惠河走水路,都是要在张家湾停留的。我们从奏折中可以看出张家湾的重要地理位置。此外,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八月,曹寅奉女北上请假葬亲,曹寅女及妻李氏是奉命乘船北上,他自己走陆路。还有曹颙的堂兄曹颀南下,李煦、曹頫奉谕差家人护送做乐器人上京并进呈各样竹子(七千余根)及磐石,曹奉命由京师南下过继李氏为子接任江宁织造,以及李煦于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奏折中提到的“目下不必进京,俟秋冬之际,率领曹将曹寅灵柩扶归”。直至清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曹頫继李煦之后获罪被抄,举家返京,等等,都可能是走的水路,则张家湾更是必经之地了。

考察曹雪芹在北京的踪迹,首先我们可以推断: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曹雪芹随父曹頫、祖母李氏由江宁回北京,走的是水路。曹家虽然被抄,但总不至于连细软都不给留,何况还有全家老小,因此,不可能走陆路。张家湾既是重要码头,又有曹家当铺,所以就有可能在此停留。可以说曹雪芹随其家自江南定居北京,进入京师的第一站便是张家湾,然后经通州到京城。至于曹雪芹来到北京以后,是否再到过张家湾,目前还难以考察。曹雪芹的思想深受明代思想家李卓吾的影响,而李卓吾墓即在通州北关,张家湾离通州只有十几里。另外,一些红学研究者考证,曹雪芹曾南下受聘于两江总督尹继善。因此,不论曹雪芹是到通州,还是南游,都有可能去过张家湾。

值得一提的是,曹雪芹的好友张宜泉,不仅到过通州,而且还去过张家湾。他有两首五言诗,一首题为《通州道上》,有“未识东来路,沿村问去程。一鞭残照里,得意马蹄轻”的诗句。他之所以去通州,是因为他的曾祖柩停在张家湾。另一首题为《赴张家湾寻曾祖柩》说:“宗柩遗萧寺,高僧不可寻。特留三月宿,要觅百年音。”看来在张家湾住的时间还不短。

本文来自百度,引用时对文字错谬进行了修改


       全文完

 

2014.8.8=994
  评论这张
 
阅读(3190)|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